雖然說伸手不打笑臉人,覃衍昊聽完算命師的話,笑著回應,「哦,在這?」

  

  覃衍昊反問,算命師笑著搖頭,「不介意約個時間地點,在外面聊?」

  

  「你覺得我會跟著沒有報上自己名姓的人走嗎?」

  

  語畢,覃衍昊揮揮手,往裡面走。

  

  而開門後一直默不作聲的翟陽諒,手一動,作勢要關門。

  

  算命師見狀,立刻抬手壓住門,並用腳抵住門的隙縫,不讓他們將門關上。

  

  「等等啊,別這麼急,你們是不打算給我自我介紹的時間?」

  

  翟陽諒冷著一張臉,把門拉開一些,道:「有話快說。」

  

  「您好,招領人們。」算命師揚起一抹笑,深青色的瞳透出一絲青芒,道:「我是奪取人之一,名叫唐泰均。今天我是特地前來跟各位打聲招呼,順便想要邀請他而已。」

  

  覃衍昊笑笑地不回話,朝柏硯錞看了一眼。

  

  柏硯錞指著自己,疑惑地看向覃衍昊,而他點頭,笑咪咪地對柏硯錞擺擺手。

  

  只見柏硯錞苦著一張臉,一臉生無可戀的模樣,走到算命師──唐泰均的面前,說道:

  

  「你從剛才開始,就說你你你的,你是要約誰啊,不說個名字出來,我們就要關門囉!」

  

  柏硯錞笑得奸詐,唐泰均輕輕一笑,抬手朝覃衍昊一指,道:

  

  「當然是找覃家少爺囉。」

  

  覃衍昊挑眉,冷笑道:「可以啊,不過今天找完,接下來你們也別想出現在這裡,我們這兒不歡迎你。」

  

  「可以。」唐泰均笑笑地拿出一張卡片,用雙手,恭敬地遞給覃衍昊,「三天後,請您依照上面的時間地點赴約。」

  

  說完,唐泰均乾脆地離開,完全沒有繼續留下的意思。

  

  面對唐泰均這疑似過個場,刷存在感的模樣,柏硯錞滿腦子都是問號,不清楚他到底想要做什麼。

  

  覃衍昊把卡片伸向翟陽諒,說:「你想去嗎?」

  

  翟陽諒把門關上,挑眉說:「都指名找你了,你去吧。」

  

  覃衍昊聞言,眨了眨眼,說:「真意外,平常你們不是會阻止我過去?」

  

  他收回手,把卡片翻到背面,朝上面看了一眼,眉頭上挑。

  

  「怎樣?」柏硯錞看不到卡片,看覃衍昊的臉色,用力嚥下唾沫,道:「位置很詭異嗎?那要不要……」

  

  「你能去的話,我也不介意讓你去。」覃衍昊笑笑地拍了拍柏硯錞的頭,道:「諒不去的話,我就去囉。」

  

  他拿著卡片回房間,而柏硯錞看著覃衍昊關上門,微怒嘟嘴,瞪著翟陽諒。

  

  「幹嘛?」翟陽諒挑眉,冷冷地說。

  

  「你怎麼不阻止覃子大人?」

  

  面對這興師問罪的話語,翟陽諒冷冷地說:「就算我去,我能問出什麼?當然是讓他去了。」

  

  「可是……」柏硯錞張脣,欲言又止的,不知道該不該說下去。

  

  翟陽諒沒有多餘的耐心陪柏硯錞鬧,道:「有話快說,不然我也要回房間了。」

  

  「好啦,是這樣的。」柏硯錞知道翟陽諒是認真的,說道:「你有沒有發現,覃子大人最近心情不好,連個公關笑都不願意賞人了。」

  

  翟陽諒挑眉,說:「怎麼說?」

  

  「就是……」柏硯錞搔搔臉頰,尷尬地說:「現在覃子大人給我的感覺,跟你很像啊。不是說你面癱,而是覃子大人現在都是冷笑居多,會讓我很有壓力。」

  

  翟陽諒默默地朝覃衍昊的房間看了一眼,說:「我去看看他吧。」

  

  「拜託了!」柏硯錞雙手合十,拜託道。

  

  基本上,這件事柏硯錞也只能拜託翟陽諒。

  

  如果他過去,鐵定是襲腰當覃衍昊的身體掛件,然後就被轟出去當作結束。

  

  翟陽諒拍了拍柏硯錞的頭,說:「看看『天書』有沒有新的訊息。」

  

  「沒問題。」

  

  不用翟陽諒提醒,柏硯錞也有翻閱「天書」的打算。

  

  畢竟奪取人都登門拜訪了,「天書」裡面也許會有什麼資訊更新或是解密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櫻薰 的頭像
櫻薰

WING★DARK

櫻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