翟陽諒走到覃衍昊的房門前,抬手敲了一下,道:

  

  「衍,方便嗎?」

  

  房門內沒有傳來聲音。

  

  不過翟陽諒也不急,因為他聽到裡面傳來逐漸靠近的腳步聲。

  

  然後,門閂緩緩地轉開,門扉微開啟一個縫,覃衍昊把門推開,微微嘆氣,「又是硯叫你來?」

  

  翟陽諒挑眉,沒有說什麼。

  

  覃衍昊把門推開,朝翟陽諒比了比,「去你的房間說吧。」

  

  「……你房間裡面有什麼難以啟齒的東西,不然怎麼不是去你房間說?」

  

  覃衍昊偏頭想了想,說:「也對,太習慣在你的房間談事情,我都忘記我這裡也可以談。」

  

  語畢,覃衍昊把門完全推開,讓翟陽諒進去。

  

  翟陽諒進入後,覃衍昊把門關上,聳肩道:「所以,硯這回又發了什麼神經?」

  

  「還不是因為你最近連表面工夫都不想做了,那傢伙很擔心你,所以我就來了。」

  

  說到這裡,翟陽諒走到覃衍昊的書桌旁,手指輕輕地滑到擺放在桌面上,唐泰均所給的「邀請卡」上。

  

  上面的時間地址,翟陽諒看了看,說:「你覺得是怎樣的邀約?」

  

  「鴻門宴。」覃衍昊想也不想,直接回應。

  

  「我也這麼覺得。」翟陽諒說到這裡,問道:「邀請卡的問題晚點問你,你給我一個可以回答硯的答案吧。」

  

  覃衍昊輕推眼鏡,笑著說:「這簡單啊,就說最近招領人的工作各種麻煩,先是買賣人後是奪取人,心情不好啊。」

  

  「這樣的理由,勉強可以接受。」翟陽諒瞟了覃衍昊一眼,道:「那場邀約,需要我跟你一起去嗎?」

  

  雖然翟陽諒拒絕一人單獨前往,但轉念一想,陪覃衍昊去倒是可以。

  

  「我是想跟你一起去啊,不過他們似乎很希望只有我去。」

  

  「好吧,你自己注意一點。」翟陽諒微吐口氣,說:「其實你也可以選擇不要去。」

  

  「不入虎穴焉得虎子,不是嗎?」覃衍昊淡淡地說:「就算這次不去,他們之後也會找理由讓我去。再換個角度想,去也是他們請客,我不去也白不去啊!」

  

  翟陽諒挑眉,把手從桌子抽離,道:「就算不是鴻門宴,也是要找你下戰帖吧。」

  

  「何德何能啊!」覃衍昊諷刺地說:「我只是一個窮苦大學生而已。」

  

  「可能是你的能力好用?」

  

  翟陽諒決定先不說破,對方可能是看在他覃家的身分。

  

  「怎樣的好用啊。」覃衍昊苦笑說,「你想說他們看上我在覃家的身分,那就直接說啊,不用這麼小心啦。」

  

  聽到覃衍昊這麼直白地說著,翟陽諒背倚在書桌旁,道:「肯說了?」

  

  「硯現在有『天書』,估計我的事情,已經透過『天書』知道了吧。」覃衍昊瞥向翟陽諒,道:「雖然我知道你有個情報商朋友,但依照你的個性,你應該也不會聽吧。」

  

  翟陽諒點頭,每次去找邵悠哉,都會很故意地想要讓他聽聽有關於覃衍昊的事,翟陽諒都不想理會這名完全沒有口風的情報商。

  

  「其實,我也沒啥好要跟你們說的,頂多是說我是『覃家人』了?」覃衍昊笑笑說道:「這也只有知情的人才明白這三個字的意思。而我不想說,只是因為我算是離家出走吧,雖然最近有很多事,需要我哥幫忙。」

  

  覃衍昊一樣靠在牆邊,看著翟陽諒,似乎在等他消化資訊。

  

  「這些我都知道。」翟陽諒淡淡地說,「上次見面的人吧。不過,看買賣人跟奪取人都想要吸收你,八成是你這裡有什麼好處,讓他們一直找上你。」

  

  「這嘛……」覃衍昊尷尬了,這問題也問得很巧妙。

  

  「不方便說也沒關係。」

  

  基本上,翟陽諒也不是會問人隱私的人。

  

  他知道,上次覃衍昊讓他跟著去包廂見覃衍墨等人,已經是他最大的讓步了。

  

  「不是。」覃衍昊微微地垂下眼簾,嘆氣說道:「其實連我也不知道他們為什麼要找我。」

  

  翟陽諒聞言,手摸了摸下巴,道:「是衝著你的缺陷能力嗎?」

  

  「這也不太可能。」覃衍昊抿了抿脣,思考道:「我的缺陷能力以大方向來說,跟你一樣,是可以找出失物的主人的能力。他們都可以人工製造出來了,找我做啥?」

  

  「的確。」翟陽諒頷首,說:「除非你還有什麼自己不知道的能力,但他們知道?例如睡覺那個。」

  

  翟陽諒的補充,讓覃衍昊苦笑。

  

  好吧,這部分他的確沒打算說的。可翟陽諒本身就是很精明的人,覃衍昊刻意遺漏不說的,翟陽諒都可以把重點抓出來讓他回。

  

  「但這個也只適合事件結束,需要一個真正的任務結尾,才會看到啊。」

  

  「那我只能說,你真的要認真思考,你身上有什麼是他們要的吧。」

  

  翟陽諒挪動身體,邁起腳步,走到覃衍昊的身旁,拍他的肩膀,離開覃衍昊的房間。

  

  覃衍昊看著翟陽諒離開,臉色有些古怪,抬手壓著被翟陽諒拍著的肩膀。

  

  「……我也想不知道啊,就是因為知道原因,這才棘手。」

  

  覃衍昊低聲地吐出只有他知道的呢喃音色,把手放下的同時,還抓著脖子上的紅色圍巾末端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櫻薰 的頭像
櫻薰

WING★DARK

櫻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