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知道是不是覃衍昊真的有先知潛力,還是他對委託的分析是準確的,他們的工作上門了。

  

  翟陽諒坐在沙發椅,雙手抱胸,眼神如刀地盯著眼前的人。

  

  在他前面的單人椅上,坐著一名臉色有些蒼白的男子。

  

  柏硯錞坐在電腦前,一顆綠頭晃啊晃,似乎是很好奇客廳的狀況。

  

  翟陽諒揚手捏了捏眉心,似乎對於這一次的委託人感到棘手。

  

  他朝柏硯錞瞧去,道:「衍呢?」

  

  「活該,都要你注意那個清虛子,你都當耳邊風。覃子大人又跟清虛子跑了!」

  

  柏硯錞咬牙切齒地說著,翟陽諒雙眉緊蹙,似乎在想些什麼。

  

  雖然他不喜歡干涉室友的行動,但看目前事態發展,他還是去問候一下好了。

  

  「那個……」坐在委託人專用座椅的男子,嘴角抽了抽,尷尬地舉手。

  

  翟陽諒淡淡瞟去,道:「你說吧。」

  

  「對,你說說為什麼會來找我們。」

  

  柏硯錞發誓,這次的委託人不是他開門引進來的,是翟陽諒黑著一張臉帶進來的。

  

  「呃,我發誓我不是故意要在街上攔截的。」

  

  委託人苦笑,感覺得出翟陽諒現在心情非常不好。

  

  「諒,給我吧。」

  

  柏硯錞朝翟陽諒走了過去,拿走翟陽諒從口袋拿出的名片,便回到他的電腦桌前。

  

  委託人見狀,輕咳一聲,便說出他會找上翟陽諒的原因。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其實一切都只是意外。

  

  他有散步的習慣。正確來說,是不喜歡閒著的感覺。

  

  就算工作放假在家,也會固定挑個一到兩小時的時間,出去外面走走。

  

  他住在生活機能不錯的地方,一走出去,各式店家都有,逛起來也很方便。

  

  只是最近不知道為什麼,可能是缺業績吧,一直遇上發廣告傳單的房屋仲介,或是拉人要販售原創商品說要當作做公益的漁夫。

  

  前者他會拿走傳單,後者就是直接快步離去,一秒都不想逗留。

  

  可是他今天遇上怪人了。

  

  那是一名身著白色短褂、黑色中式長褲的男子。

  

  他的外貌看起來乾乾淨淨的,只是對於突然出現的人,他只有一個想法。

  

  ──這個人要騙他什麼?

  

  且看對方的動作,擺明就是要堵他的。

  

  他假裝沒有看見衝著自己微笑的怪人,直接從他的旁邊繞過。

  

  豈知怪人抬手攔住他,不讓他繼續往前走。

  

  「你……」他露出慍怒神情,道:「我趕時間,如果是要兜售商品請找下一位。」

  

  「我沒有要兜售商品。」怪人輕笑,「我是來找你的,游情樂先生。」

  

  此話一出,他詫異地瞪著怪人。

  

  他們兩人互不相識,對於怪人的刻意攔阻,他張脣,正要大喊有人搶劫,他那即將溢出的聲音卻戛然止住,無法發出。

  

  他發出「啊」的氣音,手捂著喉嚨,雙瞳瞠得圓大,盯著怪人。

  

  雖然他不怎麼相信怪奇之事,但看眼前那噙著一抹笑的怪人,他便知道聲音發不出來是那人搞的鬼。

  

  「噓,我們需要好好談談,別聲張啊!」那人俏皮的眨眼,食指貼在唇瓣上,俏皮地說。

  

  隨即,那人抬手抓住他的手肘,便把他拖離大馬路,到人少的巷弄去。

  

  當那人把手放開,便理了理衣服,輕咳一聲,對他拱手說道:

  

  「今日一來,是要告訴你,你的小命快不保啦!」

  

  如此直白、如此直接、又如此的……欠揍!

  

  游情樂嘴角抽了一下,口氣不善道:「我對傳教沒興趣。」

  

  那人用手半著遮脣,發出輕輕的笑音,「我沒有傳教,你應該有注意到,最近的桃花多到讓你受不了?」

  

  說到這裡,他頓了一下,又搖頭。

  

  「不對,應該是爛桃花呢!」

  

  說到這裡,那人漾起一抹燦爛的笑,讓他下意識抽了抽嘴角,心中萌生出要揮拳的衝動。

  

  不過,他還是忍住了。

    文章標籤

    DARK櫻薰 怪異幽冥尋物所

    全站熱搜

    櫻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