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你認錯人了。」

  

  當下,他便這麼說了。

  

  而那人像是看到悟性不夠的徒弟,嘖嘖搖頭,還抬手晃晃食指。

  

  「您的悟性不夠啊。」

  

  那人一晃手,掌心登時出現一張白色的空白名片,並強行塞到他的手中。

  

  瞬間,他像是中邪了一樣,腦中出現無數個莫名資訊。

  

  而等到他回過神時,他已經跪在地上,全身盜滿了冷汗。

  

  他愣愣地仰起頭,看向那站著的怪人。

  

 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,那人微低著頭看著他,前額的髮絲輕輕垂下,遮擋住了目光。

  

  這一瞥,他感覺到自己的一顆心掉落到冰水之中,涼得徹底。

  

  因為那人對著他咧嘴一笑,那笑容,讓他不由自主抖了一下。

  

  「我、我……

  

  他打起牙顫,一句完整的話都無法說出。

  

  那人笑看著他,拋出輕飄飄的話語,「你去找名片上的人吧,他們會幫你解決問題的。」

  

  語畢,像是功成身退似地,那人便轉身離去。

  

  「等等──

  

  不知怎地,他揚聲叫住了對方。

  

  他回頭,清淡地看了他一眼,說:「就說我是一名算命師吧!」

  

  話音落下,他詫異地看著那遁入人群的身影。

  

  那人居然知道他想要問什麼。

  

  他花了很多時間讓自己鎮定,但手依然在抖,無法平歇。

  

  ──找名片的人。

  

  那是那人給予他的資訊,也是救命丹藥。

  

  只是空白無一物的名片,怎麼會有情報?

  

  可這想法也只有數秒,他摸到名片有凹凸痕跡。他拿起名片,翻來覆去,順著光線,看到了名片上頭顯露的訊息。

  

  「失物尋找──招領人」

  

  盯著手上的名片許久,目光放到前面街道的人群,他鬼使神差地,腳步不自覺抬起,朝人群中的一人移動。

  

  等到腳步停下,他已經揣住一個人的手,不讓他離開。

  

  那人有著一頭橘髮,板著一張臉,狠狠地瞪著他。

  

  他張起脣,想也不想地直接喊道:

  

  「招領人,我是委託人!」

  

  而這一喊,被他拉住的人的眼睛像是噴火了一樣,瞪著他的眼神更加凶狠。

  

  約過數秒,他咬牙,惡狠狠地吐出話語,「跟我來。」

  

  然後,他就來到橘髮男子的住處。

  

  

  

  「事情就是這樣,你可不可以不要瞪我,我會怕。」

  

  游情樂苦著一張臉,可憐說道。

  

  「白色短褂算命師?」

  

  不知道什麼時候,柏硯錞已經坐在翟陽諒的旁邊,對游情樂問道。

  

  「對呀,他是這樣穿、這樣說自己的。」游情樂說到這裡,用力地嚥下唾沫,小聲地問,「呃,該不會是仇家?」

  

  柏硯錞摸了摸下巴,發出思考音色,「以前好像也有個算命師來著?」

  

  「白恬的。」翟陽諒淡淡地說。

  

  「呃!」柏硯錞喉頭立即哽住。

  

  好、好一個算命師,這次的委託會不會是陷阱啊!

  

  「既來之則安之,見招拆招吧。」

  

  聽聞翟陽諒這席話,柏硯錞詫異地看向翟陽諒。

  

  「幹嘛?」翟陽諒挑眉。

  

  「你是吃了覃子大人的口水啊,平常你遇到這樣的工作,不是直接揮手人嗎?」

  

  翟陽諒聞言,涼涼地說:「我不介意讓你處理。」

  

  「對不起我錯了。」

  

  柏硯錞一秒下跪投降。

  

  翟陽諒哼聲,冷冷地說:「不過看你這模樣,委託人也沒有急切性的生命危機,我也可以如你的意,等衍回來。」

  

  「……對不起我錯了。」柏硯錞又是下跪道歉。

  

  只是話才剛說完,他又「咦」了一下,騰地從地上跳起,對游情樂說道:

  

  「等等啊!還不是委託人的委託人大人,你剛才說,那個算命師說你有性命危機?」

  

  「是啊。我看到的影像,真的……

  

  游情樂苦笑,對於內容,他還真的說不下去。

  

  「咦咦?怪怪的。」

  

  柏硯錞對著游情樂聞了聞,正面似乎聞不夠,還走到他的旁邊,對他嗅來嗅去。

  

  游情樂見柏硯錞疑似狗上身,他尷尬地縮了縮身體,想要遠離柏硯錞,但這動作疑似讓柏硯錞感到麻煩,他索性抬手壓住游情樂的肩頭,直接靠過去聞。

  

  「有了。」

  

  柏硯錞聞了聞,抬手朝游情樂的脖子摸去。

    文章標籤

    DARK櫻薰 怪異幽冥尋物所

    全站熱搜

    櫻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