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之九 憎

  

  憎起始

  

  《說文解字》──「憎,惡也。」

  

  《百喻經.梵天弟子造物因喻》──「諸外道見是斷常事已,便生執著,欺誑世間作法形象,所説實是非法。」

  

  執著與憎是否有掛勾?

  

  憎不是憑空而生,而是有原因的。

  

  由執著衍生的憎恨,有些是遺憾、有些是到達了偏執。

  

  又例如愛情的反面是憎恨,失去對人的愛,遺留下來的只有虛無與恨。

  

  那麼,如果有人天生只有恨,那麼這人又會是如何?

  

  又如果,那人的心中生出了愛,又會變成怎樣的一個人?

  

  

  

  *

  

  

  

  一名身穿粉紅色小洋裝,深藍短髮的左邊綁了一個短短馬尾的小女孩,她張起一雙深邃的黑色雙瞳,揚脣一笑,露出一顆小虎牙,笑笑地看著坐在她前面的人。

  

  小女孩身處在一間咖啡店之中,桌上放著一杯果汁和一盤小蛋糕,不過她的心思並沒有放在桌上那小巧可愛的蛋糕上,反而是把目光放在與她對坐的青年身上。

  

  青年戴著眼鏡,眼簾微微下垂,停在手裡的白瓷杯上,似乎沒有回應女孩話語的意思。

  

  她輕輕一笑,抬手朝青年的紅色圍巾指去,並道:「我還挺想知道,對你來說,『執著』是什麼、『那個』對你的意義是什麼。」

  

  青年沒有回應,他貌似被女孩逗樂了,揚脣輕笑,把手裡的杯子放置在桌上,說:

  

  「《百喻經.梵天弟子造物因喻》中有提到,『諸外道見是斷常事已,便生執著,欺誑世間作法形象,所説實是非法。』妳現在是打算跟我論道?」

  

  女孩先是一愣,後搖頭說:「你以為我來這裡是要做什麼呢?」

  

  「招安?還是炫耀你們的厲害?」青年背輕輕倚在椅背上,抬手摸了摸紅色圍巾,淡然地說:「不過很可惜,我們對你們一點興趣都沒有。」

  

  女孩聞言,發出咯咯笑聲,有意無意地晃了晃左手,露出手腕掛著的金色佛珠,道:「誰說我找的是『你們』,我的目標是你啊。」

  

  青年輕挑眉,對女孩這番話很不以為意。

  

  「對你而言,『憎』是什麼?」

  

  女孩又道,青年張脣,說:「憎恨?還是單單指那個字?」

  

  「單一,字。」女孩說道。

  

  青年輕笑,說:「《說文解字》中提到,『憎,惡也。』。」

  

  「哦?所以你認為,『憎』就是不好的,是壞的囉?」

  

  這回女孩露出的是諷刺的微笑,青年揚脣,依然笑笑的,他並沒有回答女孩的問題,拿起桌上的杯子,喝了起來。

  

  女孩見青年突然不理會自己了,嘟起嘴,不滿道:「怎麼,我說對了,你心虛了?」

  

  青年將杯子的茶水飲盡,朝女孩瞟了一眼,「我話還沒說完,妳急什麼。」

  

  女孩瞬間斂起笑容,瞇起眼,注視著眼前的青年。

  

  「雖然『憎』的解讀都是不好的,但這個字的相反意思卻是『愛』或是『善』。」青年又道:「凡事都有一體兩面,切不可用那單方面的認知,否定一切。」

  

  「嘻。」女孩輕輕一笑,說:「那麼,你覺得,這局,要怎麼比你才有幹勁?」

  

  青年挑眉,說:「我方才說過,我對你們一點興趣也沒有。」

  

  女孩抿了抿脣,抬手拿起桌上叉子,輕輕地叉了蛋糕一下,「既然沒興趣,怎麼會赴約。」

  

  「約我的,似乎不是妳。」青年笑笑地說。

  

  「可是你知道我是『什麼人』。況且,你並沒有直接轉身離開,還在這兒陪我喝下午茶,那不就代表你想要從我這兒,得到什麼?」

  

  「妳想太多。」青年起身,笑笑地說:「說穿了我也只是個窮苦的大學生,如果有人要請客,我為什麼不來?」

  

  女孩皺眉,狐疑地看著青年。

  

  「你們想要做什麼,都隨意,我不介意的。」

  

  語畢,青年頭也不回地轉身離開。

  

  女孩哼聲,把桌上的蛋糕盤子往自己的方向拉了一點,吃了起來。

  

  這時,一名身穿白色短掛的青眼男子走了過來,他坐在離去青年的位置上,笑笑地看著女孩。

  

  「如何?」男子問。

  

  「脾氣果然超級大,你不是說他很好說話?我看攻陷他有點難度。」

  

  「哈。」男子大笑,說:「所以這才有趣啊。」

  

  女孩哼聲,有意無意地,朝一處方向瞥去。

  

  「嗯哼,忘記跟他說了,我想要跟他比賽啊!」

  

  男子輕笑,往女孩看的地方瞥去。

  

  在那兒站著一名男子,他的全身被黑色的絲線包裹,彷彿是一個黑線人。

  

  女孩勾脣一笑,露出一顆虎牙,道:「你覺得,他會怎麼處理呢?」

  

  「全看天意。」

  

  男子如是說。

    文章標籤

    DARK櫻薰 怪異幽冥尋物所

    全站熱搜

    櫻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