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覃子大人,你居然忘記我的點心了!」

  

  柏硯錞發出嚶嚶兩聲,哀怨地看著開門進入租屋處的室友。

  

  覃衍昊眨了眨眼,笑笑地說:「我說過,我不會幫你帶點心的。」

  

  「啊啊,覃子大人你吃香喝辣的,我卻只能吃空氣,我要抗議,這是虐待室友!」

  

  柏硯錞可憐地假哭,覃衍昊完全沒有搭理他的意思,笑笑聳肩,很乾脆地作勢要直接回到房間。

  

  「啊啊,我錯了,不要不理我!」

  

  瞬間,柏硯錞像是八爪章魚一樣,整個人黏在覃衍昊身上,不讓他離開。

  

  覃衍昊無奈,抬手「剝」掉黏在他身上的柏硯錞,靜靜地看了他一眼。

  

  「覃子大人你這樣不說話,好恐怖喔。」柏硯錞繼續黏過去。

  

  「……你不讓我回房間休息,還要我說話?」

  

  覃衍昊差點無言以對,並抬手再次把柏硯錞拉開,而這回他沒有放開手,手掌輕抵著柏硯錞的額頭,拉開距離,不讓他再一次黏到身上。

  

  「不是啦!」

  

  柏硯錞舞著雙手,手短腳短的他只好放棄。

  

  「覃子大人,你跟那些人談得怎樣了?」

  

  聽柏硯錞終於不再耍白痴,覃衍昊說道:「人沒來。」

  

  「咦!」

  

  柏硯錞驚恐了,原來他家覃子大人被放鴿子,難怪沒有帶點心回來。

  

  「來的是別人。」覃衍昊補充笑道,「跟他是同一掛的。」

  

  「這樣啊。」

  

  柏硯錞頷首,眉微微上挑,陷入沉思。

  

  

  

  三天前,他們租屋處的門鈴響了。

  

  當時他們三個人都在租屋處內,當柏硯錞聽到聲音,露出詫異的神情,並往門外看。

  

  在客廳的翟陽諒注意到柏硯錞那怪異的神情,而他也沒有要去開門的意思,翟陽諒這便走到門口,作勢要將門打開。

  

  柏硯錞見狀,立刻衝過去阻止翟陽諒。

  

  只是他腿短,時間上根本來不及,只能看著翟陽諒開內側的門。

  

  這一打開,柏硯錞就知道不妙了。

  

  「誰?」

  

  翟陽諒一瞧見門外的人,冷冷地說。

  

  這聲疑問句,讓剛好從房間走出的覃衍昊聽見,疑惑地走過去。

  

  「怎麼了?」

  

  覃衍昊走到門口,看到大門外的人,也愣住了。

  

  「啊啊──我剛剛來不及說啊!我聞不到門外按門鈴的人的味道,要你們斟酌一下,要不要開門啊!」

  

  柏硯錞抱頭,剛才太過震驚,一句話都沒說,卻錯過了機會。

  

  「沒關係。」覃衍昊回頭朝柏硯錞看了一眼,說道:「就算現在不開門,他也會等到我們出門。」

  

  「真的嗎?」柏硯錞懷疑了一下。

  

  覃衍昊看著門外笑笑的,身穿白色短掛的算命師,輕笑說道:「他可是大名鼎鼎的『算命師』,有什麼是他不知道的?」

  

  說到這裡,覃衍昊湊到柏硯錞身旁,拍了拍他的肩膀,又道:「你不是有『天書』?大不了下次看看『天書』有沒有示警就好了嘛。」

  

  柏硯錞立即被這句話堵到完全不知道該怎麼回答。

  

  話是這樣說沒錯啦,但「天書」也沒有這麼神啊!

  

  「覃子大人!」

  

  柏硯錞緊張了,他現在可是很討厭道士之類的人。

  

  前有一名清虛子,現在又來一個神祕算命師,他都覺得他家覃子大人天生氣場就是專門招惹這些人。

  

  雖然現在對方笑笑的,看起來人畜無害。但根據以往經驗,這種人才是最恐怖的。

  

  因為那都是笑在臉上,黑在心裡的腹黑啊!

  

  「請問,你來這裡是?」

  

  覃衍昊隔著一扇門,笑笑地看向算命師,問道。

  

  算命師沒有回應,他朝敞開的內門看去,目光先掃過覃衍昊、柏硯錞和翟陽諒,最後停到覃衍昊身上。

  

  可是算命師卻沒有說半句話。

  

  覃衍昊見狀,低聲要翟陽諒讓讓,他打開外面的大門,說道:「好了,這樣你願意說話了嗎?」

  

  算命師很滿意,點頭說:

  

  「找你。」

    文章標籤

    DARK櫻薰 怪異幽冥尋物所

    全站熱搜

    櫻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